刻在我心底的名字 – 那想起來令人又笑又哭又不願忘記的妳

刻在我心底的名字Cover

地點:新加坡 剛通勤105分鐘,換了3趟交通工具才到家的良,癱在沙發上,眼神正放空著。 簡訊響起。 你吃過晚餐了嗎?來自琳的簡訊。 還沒,我剛到家而已。良回。 我陪你吃飯好嗎?一樣的時間,老地方見。琳回傳簡訊。 好啊!待會見!想妳。良回。 沖了個戰鬥澡,飛速的打理好外觀,良臨出門前還不忘了噴上最愛的 […]

Continue Reading

我脫單了 – 空窗5年後的轉念

我脫單了Cover

一年後的對話 我脫單了,俊說。 嗯,什麼?!你脫單了?我驚訝道。 是的,我脫單了。俊的嘴角還不可自控的翹起老高,但卻盡力表現出自己很低調淡然的樣子。 太棒了!真的恭喜你啊!你怎麼做到的?我開心的追問。 這要感謝你一年前跟我說的那句話啊,俊說。 那句話?(我的心裡開始OS:我們說過的話,沒有上千也有好 […]

Continue Reading

彩虹的約定 – 那些曾經被破壞過的約定

彩虹Cover

約定 每個人對於「約定」的定義都不完全相同。對我來說,約定就是允諾過某人,不論允諾的事是大是小,然後都要說出做到,不能反悔。即使沒有任何法律約束力,也會盡自己所能的去做到。你的定義又是什麼呢? 小男孩 小男孩想起以前小時候跟大人的約定:我乖乖,下禮拜你就會帶我出去玩對不對?大人說:對!然後,小男孩就 […]

Continue Reading

殘而不廢 – 我無法用吉他完整彈奏一首歌

恰似你的溫柔Cover

我的左手食指 忘了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認知到,我左手的食指第一指節是沒有功能的 – 意即是無法正常控制彎曲。我是完全無法感知(有痛覺,但是沒有如右手食指般有控制感),也無法操控他。小時候,也一直覺得這應該是正常現象吧?長大後才知道(我大哥是神經外科醫師,得到過他的“認證”😂),即使開刀,也沒 […]

Continue Reading

那些不曾自己喝過的酒

那些不曾喝過的酒

今晚 今晚的啤酒,閃閃發光。 外頭的雷,打得正歡;雨,下得正暢。 有機會到過我住所的朋友,被我招待過喝酒的,應該都知道我有很多酒。各種不同口味的威士忌、紅酒、白酒、果酒、甜酒、艾碧斯、野葛、非洲大象奶酒、伏特加、當地劣質朗姆酒及啤酒等,超多口味!事緣我常會不定期到超市或賣場的酒鋪,看看新品,然後買一 […]

Continue Reading

粉嫩Q彈

小衛粉嫩Cover

粉嫩緣起 猶記得,開啟我粉色系服裝的人,是我某前任服裝設計師的女友。 我是黑肉底,某方面來說也很宅,因此我在台灣生活前的主要服色大概都離不開黑、藍、灰三色。當然我也有其他“亮色系”的服色,但是,都是特殊聚會或場合才會穿出來見客,畢竟,那個時候的自己是屬於悶騷型。 我的第一次 第一次穿淺粉綠、淺粉紅、 […]

Continue Reading